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掃黑除惡下“砍刀隊”仍不收手:誰在給它“壯膽”?

2019-10-31 10:08:13來源:新京報評論  責任編輯:王雅妮

  在部分礦區,類似的黑社會現象并非個例,背后往往牽連著復雜的利益分配與政商關系,而后者才是影響“掃黑除惡”進程的關鍵。


  

▲圖/新京報網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2010年,“陜西橫山最牛煤老板,霸道警車當座駕”曾經轟動一時,涉嫌違法的雷宇卻“全身而退”,彼時就被輿論質疑為“有大事化小的嫌疑”。可誰能想到,9年間,這個霸道的煤老板依然橫行無阻,帶領著他旗下的“砍刀隊”在當地為非作歹。直到最近,雷宇才被榆林警方控制。

  多年來,雷宇因以警車為座駕、開賭場、放高利貸等備受熱議。但他最顯著的標簽還是,掌控著一支具有黑社會性質的“砍刀隊”,為非作歹。據了解,2019年雷宇被列為榆林掃黑重點之一,同時榆林警方專門成立雷宇專案組。輿論認為,隨著雷宇案的深挖,該案背后的保護傘有望被破除。

  據知情人士透露,由雷宇控制的這個名義為保安公司的黑社會性質組織,高峰期有100多人,成員多是吸毒者、刑滿釋放人員,手持砍刀、木棍,專門為雷宇平息矛盾,被村民稱為“砍刀隊”“大刀隊”或“棒棒隊”。不管是個人矛盾,還是煤礦紛爭,都依靠“一言不合就砍人”來擺平,簡直是橫行一方。

  而較之于“砍刀隊”的兇殘,當地對相關案件的曖昧態度,更讓人驚詫。有些人可能還有印象,在2010年華商報等媒體的報道中,有這樣一個細節:橫山縣公安局韓岔派出所所長張成對于煤老板開警車的問題表示:“政府都管不住,我們哪有辦法!”

  最近披露的報道中,一起案件的受害者“被狂砍五分鐘”后,由省內的鑒定機構鑒定為“輕傷”,受害者不服,找到北京一家鑒定機構,最終被鑒定為重傷,“但(當地)官方不認可該結論”。且“砍刀隊”制造的多起案件雖被告破,背后的實際責任人雷宇卻“毫發無傷”。

  或許正是仰仗著多年來“全身而退”的能量,即便到了2018年,中央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后,雷宇仍未收手。報道披露,去年9月,在因越界開采、地表塌陷等問題被舉報后,雷宇先是派人打傷舉報者,而后主動提出給予3名常年對其舉報的村民經濟補償,讓他們不再上訪。但3人接受后,雷宇又迅速以他們涉嫌敲詐勒索為由對其舉報,這3人至今仍被羈押在看守所。

  梳理雷宇及其“砍刀隊”所制造的一系列事端,除了讓人感嘆其囂張程度,也分明能感受到地方治理上的某種軟弱。如果十年前的“砍刀隊”能夠通過依法嚴懲消除在萌芽狀態,如果當年的“警車開道”事件被嚴查,斷不至于形成今天這般“為害一方”之勢。

  結合十多年前的煤炭開發及地方治理生態,類似的黑社會現象,很難說是孤例。其背后往往牽連著復雜的利益分配與政商關系。如,村民缺乏合理的維權渠道導致矛盾激發——在地方治理乏力的背景下,煤老板的“暴力解決”模式被默認——繼而又催生涉黑組織及其保護傘,由此形成一種基層亂象的閉環。雷宇一案的具體定責、定罪,還有待依法處置,但毫無疑問,這樣的“典型”案例長期存在,背后的保護傘及地方治理缺陷,在其中扮演了關鍵角色。

  所以,案件處置必須“拔出蘿卜帶出泥”,深挖保護傘,不能以時間原因就怠慢追責,并以此為契機,徹底凈化地方的治理生態。特別是,掃黑除惡背景下仍不收手,雷宇的“驚人”能量到底來自何方,必須得給社會一個交代。

  此次案件,也重申了涉黑治理的幾點常識。一是,“堅持打早打小、露頭就打、防微杜漸”很重要;二是,任何黑惡勢力壯大背后,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治理堵點甚至癰疽,只有深挖保護傘,方能正本清源;三是,一些礦區,由于利益復雜,歷史原因多,當成為掃黑除惡的重要關照地區。(任然)

 友情鏈接

/ Links
赚钱的工作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