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中國福爾摩斯”,傳奇!

2019-11-18 17:27:35來源:人民網  責任編輯:趙芳

  《長安十二時辰》《名偵探柯南》《神探夏洛克》……大偵探的故事一直為人們津津樂道。但真實的刑偵專家們,他們所經歷的、背負的,遠比影視作品中更加驚心動魄。畢竟,現實生活中一樁樁殘暴、血腥、難解的案件,從來沒有既定的劇本可以轉圜。馬加爵案、悍匪周克華流竄槍殺11人案、武漢長江大橋公共汽車爆炸案……這些當年震驚全國的大案要案,因為當時技術和經驗受限,被蒙上了層層迷霧,很可能就會留下無解恐懼。

  但就在這暗幕之中,有一個人克服重重困難,撕開案件推進的突破口,最終讓塵埃落地。他就是新中國培養的第一代刑偵專家,被稱為“中國福爾摩斯”的烏國慶。他如何憑借一袋咸菜,就破了一樁滅門慘案?他發現了什么關鍵證據,救下了滿屋人的性命?從文盲到神探,他究竟經歷了什么?

走出草原

  1936年12月,烏國慶出生在內蒙古寧城汐子鎮,茫茫的草原和馬背上的生活,塑造了他勇敢的性格。新中國成立前,汐子鎮貧窮落后,當地只有一所私塾,先后十幾個學生跟著教書先生學習蒙文和漢文,烏國慶就是其中之一。1950年,國家要培養少數民族干部,年僅13歲的蒙古族少年烏國慶,被選送到當時熱河省的承德衛生學校少數民族班學醫。

  回憶起這段往事,烏國慶曾動情地說:我漢字不認識幾個,汽車沒見過,鬧鐘不會看時間,就是這樣一個人,黨組織把我送到承德衛校,學文化,學醫。

  由于踏實肯學,1955年,烏國慶被選送到上海司法部法醫研究所法醫專業學習,第二年,他又考進了研究生班,跟隨蘇聯專家學習,攻讀研究生學位。

  1960年,研究生畢業后的烏國慶被分配到司法鑒定研究所工作,走上了刑偵之路,這一走,就是50多年。

初入刑偵

  畢業后,烏國慶參與的第一次破案任務,讓他有些無所適從。那是一次縱火案的現場勘察工作,在案發現場,他手里拿著寫有現場勘查程序的卡片,準備逐條對照著來做,結果發現這在復雜的現場根本行不通。隨后的一起上海郊區刑事案件,更是給他上了生動的一課。到達現場后,烏國慶看到一名女性吊在樹上,當即判斷她是自殺。但同去的老刑警卻看出了端倪,原來,這名女性的家離她“上吊”的地方要經過兩塊田地,但她腳上的襪子卻是新的,說明她不是自己走過來的,而是被人放上去的,因此不是自殺,而是他殺。

  這兩次經歷,讓烏國慶意識到,再豐富的理論知識,不與實踐聯系,都是無用的。從此,無論是天寒地凍還是赤日炎炎,逢案,烏國慶必到現場。

  正如他所言,現場是“犯罪行為的發生地,犯罪信息的儲存地,犯罪證據的保留地”。一包咸菜、一把錘子、一個墻洞,在他眼里都是至關重要的線索。

一雙慧眼

  1987年,山東某村發生滅門慘案,家中包括女主人,老人和女童在內的祖孫三代都被殺害。烏國慶趕到現場后,在大門處發現一袋被丟棄在地上的咸菜,這袋咸菜和被害人正房門口缸里的咸菜一樣,都是蘿卜、辣椒做的。他就此分析,這袋地上的咸菜,不是買回來的,而是送出去的,這起案件是熟人作案,犯罪嫌疑人與被害者可能是親戚關系。這是因為,只有農村的親戚去串門,主人才會順手從自己家的咸菜缸里拿出一些送給他,如果是城里的親戚朋友們來,主人可能不好意思拿咸菜送人。

  根據這條線索,當地警方很快抓到了嫌疑人,正是女主人的外甥女婿。這起案件還有更加令人唏噓的地方,據嫌疑人供述,被害人一家對他非常友好,多次拿出家中積蓄借給他,案發前更是把僅剩的7000元借給他解燃眉之急,然而他為了達到不還錢的目的,竟殘忍殺害了被害人全家。

  1995年,昆明百貨大樓發生爆炸,現場十分慘烈,死傷96人,震動了全國。辦案人員們到達現場后,迅速尋找炸彈零部件,試圖從中提取證據,烏國慶卻被距離爆炸地點不遠的一把錘子吸引了目光。這是因為,它不是商店銷售的,而是由兩根鐵管自制焊接而成。他由此推斷,

  這把錘子很可能屬于兇手,兇手有可能懂焊接。由于錘子制作得十分粗陋,說明使用的工具不夠專業,因此兇手有可能在一個小工廠工作。這家工廠還要有切割機,生產的同等尺寸的鋼管,帶著這些目標去排查,罪犯很快落網。1998年,豫陜皖蘇4省21個縣市,相繼發生數十起入室搶劫殺人案,受害者達數十人。主辦案件的豫陜警方,在部署近萬名警力、進行了大量調查取證后,依然無法找到犯罪團伙的蹤跡。

  烏國慶等數名刑偵專家臨危受命,開始跨省勘驗十幾個作案現場。烏國慶發現,犯罪嫌疑人每次作案之前,都住在村邊的瓜棚、果園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這并不是一個正常人住的地方,于是判斷嫌疑人有流浪乞討的經歷。外,烏國慶還發現,有的現場有墻但不高,一般人一爬一翻就過去了,但墻下面卻有一個洞,這說明其中一個嫌疑人的個子矮,應該是1.58米左右,只能鉆洞進去。通過對這名犯罪嫌疑人的形象刻畫,很快一個有過案底的人進入警方視線。

  1999年4月,身高1米58的彭妙計在湖北被抓獲,經過審訊,他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其從小家境貧寒,曾乞討的經歷,也與烏國慶的推測相吻合。

  一袋咸菜、一個墻洞都可以成為破案的關鍵,正如烏國慶所講,現場的每個痕跡,都能反映出犯罪分子的心態,透露出深層次的犯罪信息。

識破偽裝

  每破獲一起案件,烏國慶都會反思并記錄,幾十年來,積累了厚厚的破案筆記。其中一起案件,他認為難度最大。時間回溯到2003年9月底,陜西咸陽某小區的一名女性在家中遇害,她是咸陽秦都區檢察院檢察長陳平的妻子。由于被害人身份的特殊性,該案件在當時引發了極大的關注,有人認為,可能是陳平做檢察官期間得罪了人,被打擊報復,在此猜想下,群情激憤,許多人要求為檢察長討回公道。接到陳平報案后,警方立即趕往現場,現場情況十分慘烈,被害人仰臥在床上,看起來似乎是一起強奸殺人案。但被害人身上被刺了21刀,包里的現金不翼而飛,似乎又是搶劫殺人案。而且,室內有幾處血手套痕跡,表明嫌疑人是帶著手套行兇,沒有留下指紋。礙于有限的、相互矛盾的證據,專案組沒日沒夜的討論了近20天,也沒有確定案件性質,更不用說嫌疑人了。10月中旬,烏國慶被請到現場,進行復勘,指導破案,在勘查中,他發現了一系列奇怪的鞋印:從正門進入,曾到沙發前走動,最后進入被害人的臥室,而其他的房間,再也沒有這種痕跡。烏國慶分析,鞋印疑點有三:第一,只進不出,只有進入房間留下的,卻沒有走出房間留下的;第二,沒有相互覆蓋,兇手在房間里活動很久,來回走動時會留下疊加的鞋印,但案發現場的鞋印卻巧妙避開,并沒有相互覆蓋;第三,書房里有血手套的印記,說明兇手肯定來過這里,但書房卻沒有鞋印,現場也沒有兇手擦拭過的痕跡,兩個線索相互矛盾。烏國慶據此判斷,這些鞋印是為了轉移偵查視線,事后偽造的。血手套印也有奇怪之處,除了書房,衛生間燈的開關、北臥室的電視柜和床頭柜的抽屜上也留有3個印記,抽屜上的血手套印,引起了烏國慶的注意。這個印記是兇手拉開抽屜時留下的,

  一般人拉開抽屜,是為了翻東西,并拿走需要的,但這個抽屜內沒有被血蹭過的痕跡,股票等也沒有被拿走,所以,烏國慶判斷,這個手套印也是偽裝的。層層偽裝被撥開,許多問題也慢慢明晰。

  被害人的衣物被扒到小腿部分,兩腿被捆綁在一起,這種情況下,兇手無法實施強奸,相應的分泌物也沒有找到,所以,所謂的強奸現場是偽造的。被害人包里的現金丟失,但屋內的8萬多元人民幣、1萬多美元以及股票等貴重財物都沒有被拿走,說明不是為財殺人,種種跡象表明,兇手是針對被害人而來。被害人胸部有并排的四處刀傷,經法醫化驗,都是在有生命跡象時形成的,這說明她當時沒有反抗能力,因為一旦反抗,刀口就無法并列。隨后的化驗結果支持了這一觀點,被害者體內檢測出了安眠藥。

  如果是被害者自己服用,現場應該留有包裝,但并沒有,如果是被迫服用,如強灌,這種暴力行為勢必會在被害人嘴上留下傷口,但也沒有,那么還有一種可能,騙服。什么人能成功騙過被害者?當然是最親近的人。被害人的丈夫陳平的嫌疑越來越大,案發后第108天,咸陽警方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對陳平實施了刑事拘留。作為當時“政壇新星”的陳平,為何要殺害結發二十多年的妻子?原來,曾擔任反貪局局長的陳平,在金錢的腐蝕下,自甘墮落,不僅非法斂財,還迷戀女色,與兩姐妹糾纏不清,并被妻子發現。

  2003年正值咸陽市上和區里換屆之際,因擔心離婚會損害其名聲,陳平在不便離婚的情況下,決定殺死妻子,以絕后患。

  9月28日,他趁妻子洗澡之機,將事先準備好的安眠藥溶于水杯,隨后騙妻子喝下,第二天凌晨將熟睡的妻子捆綁,并連刺21刀,致其心、肺、脾破裂,失血過多而休克死亡。因為長期在檢察部門工作,陳平具有一定的反偵察能力,他便偽造了一個謀財害命的假現場,妄圖迷惑辦案人員,讓此案成為一個懸案,自己則可逃出生天。幸而天網恢恢,烏國慶等人的努力最終讓陳平伏法。

  2006年8月12日,陳平數罪并罰,被執行死刑。

“定海神針”

  50多年來,烏國慶參與偵破了上千起大案、要案、疑案,無一出錯,同事們評價他為“定海神針”。

  在偵破一起爆炸案時,現場意外停電,正當警員準備合上電源時,烏國慶大聲制止,并指揮警員使用自帶的電。

  最終,在現場發現20余公斤隱藏的炸藥,爆炸裝置與電源相連,若是合上電源,后果不堪設想。

  2005年12月,河南鄢陵縣一輛長途客車發生爆炸,11人死亡,事發地點位于市中心,影響很大。一些專家在初步勘察后,

  認定為意外事故,隨后烏國慶被指派調查此案,他組織民警將現場所有殘留物都收集起來,用水洗、用篩子篩,經過三天三夜的工作,終于發現一個細小的石英鐘零件,并據此找到一批物證,抓獲了犯罪嫌疑人。

  1997年3月,烏國慶退休,隨后就被公安部刑事偵查局返聘,工作強度不減反增,每年的出差天數都在200天以上。妻子曹秀彭特意準備了3個行李箱,方便他出差使用,還笑稱“他出差辦案的天數,比我上街買菜的次數還要多”。

  每當有大要案件的時候,他都會參與偵破。

  在2004年的“馬加爵”案中烏國慶熟練地通過電腦數據,分析嫌疑人的行蹤信息,與同事共同確定,馬加爵將逃往海南。

  最終,馬加爵在三亞被抓捕歸案,并于當年6月17日被依法執行死刑。在震驚全國的“周克華案”中,烏國慶親自到其住所偵查,研究其如何踩點、如何做準備、選擇何種交通工具逃離現場等,并推斷出其走路“八字腳”。

  此外,他還建議辦案人員注意其生活史,2012年,周克華在家鄉重慶沙坪壩持槍襲警時被當場擊斃。烏國慶先后多次榮立一、二、三等功,被國務院授予“全國先進工作者”、“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光榮稱號;被公安部授予“全國公安一級英雄模范”、“全國公安二級英雄模范”等光榮稱號。

  2011年,75歲的烏國慶在公安部和中央電視臺主辦的“我最喜愛的人民警察”評選活動中,成為十名當選者之一,并被組委會授予最高獎“終身成就獎”。

榜樣力量

  烏國慶為我國刑偵事業做出巨大貢獻,但每次外出辦案,他都會跟地方強調:不抽煙不喝酒不旅游,吃住行一定要最簡單的。

  他最常說的話就是,不要給地方添麻煩。他在井岡山下辦案,案件偵破后,當地公安局邀請他游覽革命圣地,被婉言謝絕;他到地方指導工作,當地想送一些土特產表達感謝,他堅決不收。很多年輕人都喜歡跟烏國慶一起出差,跟著他,不但業務提高快,還能從言傳身教中學會怎樣做人。

  公安部刑事偵查局局長劉忠義回憶道,2005年時,他與烏國慶去黑龍江出差,去的時候是夏天,穿的還是短袖,沒想到幾天后天氣忽然轉涼,他考慮到烏老的身體,就花260元買了件夾克衫給烏老穿,沒想到烏老堅持要把錢給他才罷休。

  此外,烏國慶拒絕車接車送,都是自己騎自行車或坐公交上班。劉忠義說,“最近幾年生病期間,我多次詢問是否需要組織照顧,都說不需要,很多時候都是自己家人、保姆陪同打車上醫院。即便心臟疼得厲害,也從不和我們提及”。

  除了以身作則,烏國慶還努力將經驗傳授給年輕人。他善于總結辦案經驗,探索提煉出一整套辦案指導理論,比如,他主持研究論證了“爆破現場再現法”,能在自殺式爆炸案件的死、傷人員中迅速準確地查出元兇。他還與同事合作發表過《特大爆炸案件的現場勘查和指揮》等論文,參與了《刑事偵查學》《爆炸犯罪對策學》、《爆炸現場勘查的組織與指揮》等教材的編寫審定工作。

  烏國慶還先后被中國人民公安大學、中國刑事警察學院、浙蘇贛滇豫等省的警官學院聘為客座教授或研究生導師,只要有他的課,教室必定座無虛席。許多年輕的警察把烏國慶視為畢生學習的榜樣。

  為了達到更好的上課效果,他還從零開始學習編寫課件,有時候一編就是半天。而且課件從來不重復使用。于是大家經常能看到一位業界泰斗向年輕人學習的有趣場面。

  烏國慶說,“我希望用自己的知識和經驗,為更多年輕的同志搭建起一個平臺,讓他們能夠充分施展自己的才華,為我國的刑偵事業做出更大的貢獻”。

無法兩全

  烏國慶幾十年如一日的勤懇工作,將一生奉獻給刑偵事業,不過在談及家庭時,他直言自己不是一名合格的丈夫。

  妻子曹秀彭是烏國慶研究生同學,也是一位優秀的刑偵界人才,退休前曾在公安刑事科學研究所任高級工程師。曹秀彭的事業心很強,但為了全力支持烏國慶破案,她不得不做出一定的舍棄,肩負著家里家外的大事小事。多年的勞累使她身患甲亢、心臟病等疾病,還曾五次因心臟病發作住院,然而烏國慶都因工作在外沒能陪伴她。

  2002年11月,湖南常德發生一起特大投毒案。當時曹秀彭患白內障住院,要馬上進行手術。但投毒案難度大,非烏國慶出馬不可。

  他只得將天津的親戚接到北京來照顧老伴,自己則迅速趕赴湖南,直到案件偵破才返回北京。烏國慶的兒子在給父親的信中這樣寫道:這幾十年里,媽媽一直毫無怨言地支持您的工作,她一人熬過了多少個孤獨的夜晚,默默承受了多少生活的辛勞啊。

  您應該在晚年陪一陪媽媽。看到兒子的信,這個草原硬漢不禁落下眼淚。大國與小家無法兩全,背后的無奈與心酸,

  刑偵行業的工作人員恐怕都知道。烏國慶的說法代表了許多人的心聲:搞刑事偵查的,不只我一個人是這樣,你要都去顧家了,誰來破案吶!

  正因如此,同為刑偵工作者的曹秀彭一直理解、支持烏國慶,這對夫婦用自己的辛勞為人民謀得公正與平安。

見證成長

  烏國慶作為新中國培養的第一批刑偵專家,也見證了我國刑偵事業的發展。在上世紀80年代前,偵查破案主要靠傳統痕跡物證的手段,比如鞋印、指紋等。

  80年代后,隨著改革開放和社會發展,我國的刑事偵查技術上了一個新臺階,除了繼續應用痕跡物證以外,還開始注意現場微量物證的開發利用,如毛發、油漆等。不過,微量物證的應用是在傳統手段上增加的內容在破案中無法進行個體識別,仍然沒有質的飛躍。1985年時,英國率先使用DNA指紋術解決了一起移民糾紛案,自此,DNA技術開始在全球刑偵領域發揮作用,因為該技術能進行個體識別。我國于1987年對DNA指紋術正式立項研究,并在1989年首次應用于辦案。

  從傳統手段到今天的DNA破案,這是我國刑偵技術的一次革命。現在,全國很多地市級以上公安機關都建立了DNA檢測室,DNA技術的廣泛運用提高了破案水平和辦案質量。當然,只掌握單一的DNA信息,并不足以破案,只有將DNA檢測技術和擁有龐大信息的數據庫結合起來,才能從茫茫人海中找出犯罪嫌疑人。2006年,公安部統一了全國各地市級數據庫的采集軟件系統,制定了DNA數據入庫比對標準,實現了全國各地的DNA數據庫的聯網。作案11起、殺死11人、潛逃28年之久的“白銀案”兇手高承勇,就是通過DNA檢測比對被抓獲的。

  90年代后,隨著信息時代的到來,公安機關開始用信息化平臺破案,比如網上追逃等,成效顯著。前段時間頻頻登上熱搜的“演唱會上抓逃犯”,則是人臉識別技術在發揮作用。看到科技帶給刑偵的巨大幫助,烏國慶曾欣慰不已,“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特別是刑偵人員對技術普遍重視,因為利用信息破案能發揮整體優勢。

  我們刑偵部門的戰略是“科技強偵、信息導偵”。同時他也感慨道:這種發展是與祖國的發展密不可分,只有我們國家財力、實力不斷增強,我們公安刑偵事業才有今天的進步。

  2019年6月24日,烏國慶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83歲。

這位中國頂級刑偵專家雖已離開我們,但他的精神將激勵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正如“我最喜愛的人民警察”組委會寫給烏國慶的致敬詞:

  走近你的世界,就像翻開一部共和國的刑偵檔案,你在挑戰中磨礪,在壓力下迸發,用自己的職業生涯,見證了中國刑警的成長,從意氣風發到兩鬢斑白,從一粒種子到參天大樹,你深深扎根在你眷戀的這片沃土,你標示著中國刑警的實力和高度,最好的詮釋了人民警察的根本職責,我們向你致敬!你是身懷絕技的神探,誨人不倦的良師,清正廉潔的楷模,中國警界的常青樹!你或許并不與犯罪分子直接搏斗,但你的存在就是對犯罪分子極大的震懾!

 友情鏈接

/ Links
赚钱的工作技术 炒股的软件 河南福彩快3遗漏号码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930 深圳配资公司有哪些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玩法 博彩现金网 地产基金配资比例 广东11选5开奖时间表 必中三码期期开奖 福建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