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解開帕米爾高原之巔“執劍人”的密碼!

2019-11-20 10:43:54來源:新疆平安網  責任編輯:王欣

  我國新疆的帕米爾高原,位于“世界屋脊”,古稱蔥嶺,是絲綢之路要道。這里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高山、冰川密布,唐玄奘法師、馬可波羅都記載過它的險峻,《離騷》形容之“路不周以左轉兮,指西海以為期。”

  就在雪山之巔,有這么一群普通的人,數十年如一日,默默守護在世界屋脊之上,成為不平凡的“人民脊梁”。

“你傻啊!不要命了!有狼啊!”

  “再蒸一次饃饃!回縣城就不用自己做飯了。”

  這是一條普通的朋友圈。來自49歲的丁發根,來自海拔5000米以上。

  頭一天,丁發根接到了通知,要調回喀什地區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簡稱塔縣),任出入境管理大隊代理大隊長。這意味著,他將離開堅守了整整十年的馬爾洋派出所所長崗位。

  這十年,帕米爾艱苦的環境,逼得曾經“飯來張口”的丁發根,練就了一身高超的蒸饃饃手藝。

  塔縣在哪里?從喀什一路向西,出喀什地區疏附縣和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阿克陶縣,經白沙湖、喀勒庫勒湖和“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跨越蘇巴士達坂,大致有4個多小時的車程,即可到塔縣。

  而馬爾洋派出所,離塔縣還有135公里。即便目前路況已大幅改善,車程也要3個多小時。

  派出所轄區面積6670平方公里,比整個上海市還大。他們要保護4個行政村534戶2019人。最遠一家人距離派出所1200余公里,來回2400公里,整個轄區走訪一遍至少需要一到兩個月。

  轄區很多地方根本沒有路、不通車,全靠步行,丁發根他們有時候一走就是10多個小時。那些被稱作“路”的地面是六七十度的陡坡,一條靠山的狹窄小路之下,就是萬丈懸崖。走到最后一刻,腿都沒有任何知覺了。

  一次,民警阿買提•買買提與丁發根外出執行任務,在過一段懸崖山路時,阿買提“撲通”一聲摔進湍急的河水。在一旁的丁發根眼疾手快拿起繩子扔下去,才把他拉扯上岸。

  當驚魂未定的阿買提回過神來時,他驚訝地發現,平時再苦再累也從未掉過一滴淚的丁發根,竟然哭了。

  因為環境太過艱苦,馬爾洋派出所的民警們身上都有著疾病。丁發根剛到到馬爾洋的時候,還是一頭黑發,僅一年就變成了光頭。不到50歲的丁發根體重僅有53公斤,胃穿孔、腸梗阻、膽囊炎多病纏身,腰酸腿疼已是常態。有幾次突發疾病險些命喪高原,他身上時刻都裝著速效救心丸,被稱為“半條命”所長。

  “這是第三年收到楊老太太寄來的藥品了。”丁發根打開快遞箱,里面裝著各式各樣的藥品。寄藥的老人叫楊建紅,2017年,楊老太太隨親人來到馬爾洋,認識了這位善良淳樸的“丁警官”。她多次見到他胃病發作的痛苦樣子,從此老人便年年親自把胃藥寄給他。

  有一年,臨近春節時,大雪壓垮了電路,丁發根和同事們被困在派出所無法回家。丁發根的妻子和小舅子趕來看望他。車開到沒路的地方,兩人就下車,在大雪中冒險步行。

  當滿頭雨雪的妻子出現在派出所門口時,他沖上前一把將妻子摟進懷里:“你傻啊!不要命了!山上有狼啊!”兩人的淚水不受控制,奪眶而出。

  “如果說有什么愧疚,那就是對家里人吧,我欠他們的太多了。但是沒有國,哪有家,是吧?”他輕聲說著。

  前些年,有一次過索道,丁發根的左手小拇指被滑輪絞進去,手腫得像面包一樣。因為當時手頭還有工作,他舉著受傷的手走了50多公里,才回鄉里,后來趕到喀什市緊急治療,連續打了一個多月的吊針,總算保住了手。

  在丁發根任職的這些年中,馬爾洋每天都在發生著變化。塵土飛揚的“石頭房”搖身變成牢固的磚瓦屋,木頭段搭建的過河小橋被改造成了柏油馬路,嶄新的幼兒園寬敞明亮……當村民們得知丁發根要走的消息,難過得就像與親人分別,很多人流著淚勸他留下來。大家都喊他:“保爾警官!”

  2018年12月9日,丁發根(右二)與來接班的新民警合影

  巴拿克•巴依沙熱將接替丁發根成為馬爾洋派出所下一任所長,他是老丁一手帶起來的。看著人才輩出,老丁終于放心遠行。

“小寶就是我的眼睛和耳朵!”

  寶力代自己打印了一張“大名片”,上面清清楚楚寫著幾個大字:有事找寶力代。每到一個新的轄區,他就自己掏錢打印一沓,貼在家家戶戶的門上。

  “愛民,就是辦實事和辦好事。”做一件好事不難,數十年如一日的為民做好事,卻難能可貴,而寶力代做到了。

  他愛民,民感謝他。

  2006年秋天,77歲的肉孜•買買提不小心被毛驢踢傷左眼,因治療不及時導致雙目失明。他的妻兒常年不在身邊,老人平日總一個人摸索著上廁所,只20米的路都走的磕磕絆絆。寶力代來后,從此多了一人陪他聊天,為他送煤架火,給他買收音機。

  “小寶就是我的眼睛和耳朵!”每每說到寶力代,不善言語的肉孜老人總是止不住的夸贊。

  他愛民,民保護他。

  一天,凌晨4點寶力代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那頭是養魚戶老于焦急的聲音。他情緒特別激動,喘著粗氣說:“寶所長,我想了想還是給你打個招呼,希望別連累到你,我今天要收拾掉一個人……”

  二天,聽到這話,寶力代一個激靈從床上爬起來,邊穿衣服邊跑出去,對著電話那頭大喊:“別沖動,你會害了自己的!”

  寶力代到達現場時,老于正和兄弟拿著魚叉對峙,一觸即發。寶力代毫不畏懼,直接擋在老于面前,焦急地對他說:“你要干傻事,我這個警察也當不成了!”聽完這話,本是怒火中燒的老于眼神突然變得緩和,任憑寶力代飛快奪走了他手中的魚叉。

  “如果為了我讓你受了牽連,我于心不忍,因為你對我們這么好。”事后,老于向他解釋自己妥協的原因。

  寶力代常說,民擁警,就是他最大的享受。這些年,他輾轉于多個派出所,“有事找寶力代”的名片在帕米爾高原上越貼越多。

這里就是傳說中的“紅其拉甫”!

  今年,是他在帕米爾高原的第23個年頭。

  如果時光倒回到20年前,面前這片生機勃勃的土地還是一片寸草不生的戈壁灘,紅其拉甫還是被認為無法生長農作物的“生命禁區”。民警官兵們吃的所有蔬菜都“像寶貝一樣”,要從300多公里外的喀什市翻山越嶺運來。

  因為缺少維生素攝取,當地民警皮膚干裂、指甲深陷、手腳蛻皮,還有不少人得了夜盲癥。

  孫超就是在這個時候來到帕米爾的。那時,17歲的他常常躲在被窩里想家落淚,哭完了又清醒地告訴自己:“既來之則安之,與其昏昏度日,不如為這片土地留下些什么。”

  于是,他和戰友們從改良土壤做起,用十字鎬和小推車挖走3萬多平方米砂石,又從幾十公里外拉回土和羊糞,硬是將荒灘戈壁改造成適宜種植的土地。孫超耗費10年心血,經歷無數次失敗,終于攻克高原種植技術難題,成功種植20多種作物,結束了紅其拉甫冬季沒有綠色的歷史。

  他在貧瘠的高原地上建起了一座溫室大棚,被當地人親切稱為“雪域江南苑”。就是這片綠色,為邊防戰士們堅守雪域國門提供了最溫暖的后盾。

  23年間,他本有很多次可以走的機會。

  2012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農科院就向他發出到烏魯木齊工作的邀請,河北老家一家生態園的老板從電視上得知孫超的事跡后,也想要高薪聘請他。有人甚至為他算了一筆賬,如果他當初轉業走,可以拿到280萬元的轉業費,但這些機會都被他一一放棄。

  為什么仍執著留在帕米爾呢?

  他說:“戍邊初心沒有終點,如果非要加個期限,那我的目標是一輩子。”孫超的愿望很簡單,守住高原的一處綠色,就是他半輩子以來最重要的事。

“我們都是山里長大的!”

  正午時分,一批隊員完成了本輪最后一次巡防任務,換下了執勤服,正在按照要求整理內務。

  再娜拉是其中的一員。她今年19歲,這是她第一次上山執勤,“每天踏查巡邏可以學習法律,還有營養的飯菜,晚上一起跳舞……”她訴說著執勤工作的趣事,言語中透露出抑制不住的激動和喜悅。

  在人跡罕至的瓦罕走廊,一排紅房子點綴了光禿的山脈和峽谷,不時有騎著摩托車和馬匹的巡邏員從紅房子旁邊駛過,這里就是塔什庫爾干縣邊護員的執勤點。

  瓦罕走廊地勢復雜,邊護隊巡邏只能靠走路,他們每天至少巡邊三次,每次沿邊境線走二十多公里。因為走多了,護邊員們對山里的一草一木、一溝一壑再熟悉不過。當被問到累不累時,20歲的薩爾瓦爾露出樸實而燦爛的笑臉:“我們都是在山里長大的,走這些路根本不算啥,而且還強身健體呢。”

  年輕的血脈在這里生長,帕力完也是個90后的年輕人,他說,他一直記得參加護邊員培訓時老師講的一席話:“塔縣是個旅游區,每一個護邊員都是千里邊防線上一面流動的旗子,要展現出良好的塔縣人形象。”

  說完,靦腆的他便紅了臉,與高原上的日色融為一體。

  牦牛肉,肉疙瘩,還配有大塊土豆和肉湯,就是執勤隊的午飯了。愉快的午餐結束后,要下班的護邊員紛紛拿著行李準備下山,然后是兩撥人不成文的“再見”儀式——接班的人列隊與下班的人揮手告別。

  新的一批執勤隊上崗,夕陽下兩批守護者擦身而過,炙熱的青春在這里進行著無聲交接。

  帕米爾地勢險峻,民警的愛與痛、苦與累,每天在此上演。帕米爾也風景獨好,只有站在這最雄偉之地,才能看到壯麗的山河。

  這些堅守高地的民警們,遠赴邊疆,用真誠打動民心,以熱愛抵擋風雪,他們甘愿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將青春歲月全盤奉獻。

  因為他們,邊疆更加安穩,村民更加安心,祖國更加安寧。致敬!每一個帕米爾高原上馳騁飛揚的英雄!

 友情鏈接

/ Links
赚钱的工作技术 四川快乐十二遗漏数据前三组 黑龙江快乐十分怎么玩 北京pk苹果下载安装 如何股票开户 山东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中国体育彩票网 20选5精准准专家分析 泳坛夺金全部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幸运三开奖 幸运农场遗漏统计App